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躺着看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我意逍遥最新章节

第一章----第二章

我意逍遥 | 作者:飞之鸟 | 更新时间:2015-04-17 02:53:36
【 躺着看最新域名 www.tangzhekan2.com 】【 躺着看最新域名 www.tangzhekan2.com 】【 躺着看最新域名 www.tangzhekan2.com 】【 躺着看最新域名 www.tangzhekan2.com 】
推荐阅读:仙国大帝龙起洪荒天才剑仙合体双修真灵九变仙王死人经元鼎妖皇本纪造化之门
    1979年的夏夜,n市城南一间屋子内,一名十二三岁左右的小男孩平躺在床上,手心向上,双腿与肩并齐,默默地深呼吸,努力让自己浑身放松,便扭地扭来摆去好几次,他总算摆了个让自己比较满意的姿式,于是开始想像意守丹田。

    这名小男孩名字叫沙凌,名字很普通。身家更是一般,父亲是n市这个大都市中普普通通的一名工程师,母亲是一名小学教师。从祖上到如今的远亲近邻,没有一个人是武林至尊或气功大师,甚至连个练拳脚的都没有过。

    所以,沙凌修炼的“气功”纯属个人想像,没有明师指点,依仗的是多读的几本武侠小说里模糊不清的修炼方式。

    先,沙凌还是个孩子,他对小说中的情节哪些是虚幻的哪些是真实的,还没有足够的辩识和抵抗能力,换成一个成人,基本上不会因为书中说如此这般修炼就可以得什么什么神功,就信以为真的。

    另外,沙凌是个比较聪明的爱读书的孩子,这导致他小小年纪就啃了十几本武侠小说下去,相对的,视力也直线下降。

    爱读书、喜幻想,于是,初生牛犊不畏虎的沙凌开始摸索着练功了。

    小孩子心性单纯,一门心思地意守丹田,倒也做到了真正的静心凝神,不多用久,竟真的感觉到腹部有股小小的暖流。

    他欢喜得手舞足蹈,又想着用意念指挥暖流沿着经脉游走,至于经脉在哪里,他是搞不清楚的。

    这次可就不如意了,试了半个小时左右,都没有任何反映,沙凌开始犯困了,努力让自己清醒着尝试意念控制法,不到两分钟,小沙凌一个翻身,迷糊了过去。

    第二天晚上,小沙凌又开始他的修行,静下来时,隐约的热流还是有的,接下来仍是毫无建树。

    这样断断续续一个多月,感应到的热气既不能让他捏碎钢铁,也不能身轻如燕,小孩子兴趣本就难以持久,又见练不出什么名堂,很快就被新出来的动画片勾住了注意力,把练气抛诸脑后。

    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看了武侠小说的男孩子的反应,相信很多同龄的男孩都有类似的体验,随着年岁渐长,已渐渐忘却的童年的梦。

    时光匆匆,转眼十七年过去。

    三十岁的沙凌已是一名成熟的男性了。他这一生平平淡淡,经历着平凡人都会有的喜怒哀乐。

    因为喜欢读书,功课成绩不错,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有惊无险地顺利考入大学,毕业后,找了一份国营单位的工作,那个年代,能进效益好的国营单位是件了不得的事情,这两件事曾经是父母亲的骄傲。

    晚上十点多,沙凌独自行走在院子里的身影有些落寞,走到楼下的云杉树下,沙凌背靠着树,点燃一只烟,却不多抽,只是任由火星一闪一亮,半仰着头,视线落在夏夜又圆又大的月亮上,双眸中透出几分茫然。

    像国营单位这种地方,讲的是资历论的是门道,沙凌虽然工作勤奋,但是他才刚毕业时,不太会察颜观色,无意中得罪了领导,几年下来,都得不到晋升的机会。同辈的同事们或多或少地对他表示同情,前辈则表示鼓励,但这种同情和鼓励,却好似若有若无的细针扎着他,隐隐地痛。

    到如今,同辈的男同事们早都调到其他岗位,或者晋升,或者到轻松油水足的部门,可以说都有长进,唯独他停留在原位,兢兢业业那么多年,直到最近才提了个副职。

    但在他而言,这么多年下来,见多了职场上的伎俩,内心深处早已无比厌倦汲汲蝇利、没有激情的日子,就算职位提升也没让他有什么开心,反倒是更多地见识到了身边人的嘴脸。

    工作令人烦燥无奈,恋爱运上,沙凌的运气更糟。

    大学期间恋人未满的女友和别人结婚了,上班后近水楼台的小美女,也被同时展开追求的男同事抢走,同在一个办公楼里,偶尔还会碰到对方出双入对,沙凌的尴尬不言而喻。

    之后,也有同事或朋友帮忙介绍女朋友,但是再也没有学校时和心仪女友相处的那种默契自然和甜蜜,再者,工作后的人实际许多,恋爱不再单纯,处处沾着金钱和利益的气味。

    沙凌羡慕的是那种贫贱夫妻不能移的深情,羡慕的是杨过小龙女乎内心的水晶般的感情,想要在这功利的世界找寻一份属于他的真情。

    然而,这种事是讲究缘份的,沙凌的“挑剔”让他一直拖到现在都没有结婚对象,沙母难免经常唠叨,让工作疲劳之余回到家想好好休息的沙凌累上加累。

    如厮夏夜,夜风习习,沙凌深吸一口气,仰望天际繁星闪烁,想着千万光年之外无数的智慧人类,(沙凌坚决地相信宇宙中还有许多高等智慧生物。)想着每颗星星都大若地球,而站在地球上某个城市的自己,小的比蚂蚁都不如,一念至此,便觉自己所谓的烦恼压力实在是太过好笑了-------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可是,他摆脱不了俗世,注定是个庸人了。

    乱想了一通,自嘲地笑着,沙凌踩灭烟头,提步往家里走去。

    晚上临睡前,看了一会儿当今流行的仙侠小说,沙凌仰躺在床上,放松身躯,默默地用心聆听自己的呼吸,随着呼吸的节奏逐渐入眠。他当然不是指望自己能够像仙侠小说中的男主角,练着练着无师自通,成就金丹,不过是把这当作养生之道罢了。

    沙凌早上起来跑步,晚上就这么调息,两年下来,自觉身体健康,没有了办公室中人常有的中年早衰现象,他也就一直坚持着。

    至于气功,沙凌也是相信的,他曾尝试像小时一般意聚丹田,气运全身,十数天后,有一次无意中身子没有睡平,膝凹处搁在被上,居然真的感到一股微弱的波动在皮肤下游走过去,至此,他方才相信原来气流真的是顺着意念而行。

    但是,沙凌没有老师,没有修练方法,他也不是小时的无知,知道没有老师的情况下胡乱练气是危险的,所以也只好无奈地放弃。

    二

    “这弥猴桃怎么卖?”一女同事凑到小摊上问,叫卖的弥猴桃只有枣子大小,价位也十分便宜。石子小径两旁,排的密密的全是当地农民扮演的小商贩,卖的多是山野之货,像野木耳、野茶之类的。

    沙凌也饶有兴致地凑过去。他和单位的十数位同事正在安徽黄山脚下某个景点,沙凌一向喜欢吃木耳冬笋这类的山鲜,后注重了养生之道,家中更是常备枸几子泡茶喝,还有松子核桃,益气养神。

    “这是什么?”沙凌指指竹萝筐内摆的奇怪物事------干巴巴地缩起来的茎状物,色泽从略带透明的黄到褐色,一节节的,长着一小截一小截的根须,明显是某种植物的块根。

    “这是黄精。”小贩道。

    沙凌心中一动,想起来以前曾在书中看到过,黄精此物长于山中,曾有一修道之人常年服食,后成仙。这是传说不知真假,但医药书中对黄精还是有记载的,此物性温和,无毒,味甘,益气培神,是个好东西。抱着试试的态度,沙凌还了价,买了一斤。

    旅行回来,沙凌上网查了查,确认黄精确实可以长期服食,且对高血压有好处,沙凌大喜,他父母年迈,都有高血压的毛病。

    于是,沙家的晚饭桌上就多了一碟蒸黄精。

    黄精难以煮透,且越煮越甜,入口好似云片糕,若非有些药味和麻痒,实在是相当美味。

    这日晚,沙凌加班回来,父母都已入睡,洗濑完毕,路过餐桌,沙凌顺手拿了根黄精来啃,黄精上有节,圆圆的一个疤,每一年长一节,他这次买的普遍都是五六年的样子,啃着啃着突觉不对,沙凌低头一望,只见自己手中的这节黄精中间居然是空的,渗出乳白色的液体。

    “坏了?”沙凌走到灯光下,细细看,只见那乳白色的液体中隐隐游走着丝丝银光,竟似有许多条银色小虫在游来游去,而且此时无需靠近,沙凌也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幽香,那幽香清凉甜美,令人心旷神怡。

    沙凌脑海中一闪而过某些仙侠书中的片断,“石中黄子”、“万年灵乳”这样的字鲜明地跳了出来。

    沙凌的手抖了一抖,难道有奇遇?书中常写主人公食得天材地宝,得以筑基得道,沙凌心潮澎湃,筑基得道他不指望,但吃到好东西,改善体质,提升气感,或者还能挖掘出一两样异能,这个要求总不过份吧?

    可是万一这不是什么灵乳仙丹,而只是黄精坏了,里面的银光只是寄生虫,那可怎么办?万一那银虫钻进体内,像卫斯理的小说里面一样把他啃个精光如何是好?他若死了倒还罢了,年迈的父母由谁来奉养?

    一念至此,沙凌那颗火热的心登时冷了下来。

    看着手中冒着香气的白色液体,沙凌左右为难,矛盾之极。

    一个是拥有不平凡的人生的机会,一个是亲恩难弃的家人,孰重孰轻?

    一瞬间,两个念头来回争斗,沙凌这一生中做的所有的决定都没有此刻这么痛苦艰难过!

    “哎呀!”沙凌的视线落回那截黄精上,不由惊叫出声,只一会儿功夫,那液体就少了些许,黄精不过手指粗细长短,那一小滩神秘液体本来也就只是一口左右,现在又少了些,沙凌不禁大是可惜!

    但是这更让他的想法往“此物是天材地宝”的方向靠了,没看那些书上都说,天材地宝出世,如不当即采撷或服用,就会自然挥或者自己逃跑之类的。

    沙凌心中一急,脑子转得快了,竟然想出了个折中的方法。他随手拿起桌上的牙签往液体中挑挑,肯定了里面并无虫物,银光只是纯粹的光华流转,心中的担忧就去了大半。

    以他的意思,最好还能有个小动物来试一下是否有毒,但是他们家并不曾养有宠物,事情又从急,他只能放弃,而是硬着头皮地沾了一小点液体入唇。

    沙凌想过了,若是有毒之物,他尝的少,抢救也来得急,若是无毒当然是一口吞下。

    至于是否有微毒之类的,他也顾不上考虑了,至少如今这般做法,把本来十打十的危险减少了一半左右,况且在他心里也不太相信香气这么好闻的东西会是什么毒物,再者黄精本就是益气凝神的温和中药,应当无害才对。

    那小滴液体沾在沙凌舌尖,登时沙凌恍若站在碧水池边,天际蓝天白云倒映池中,清晰可见,有若镜照,山风徐来,水气沁凉润渗,通体舒泰……

    沙凌喜上眉梢,不用说了,这定然就属于天材地宝的行列了,再不犹豫,他一口将液体全数倒入口中,又细心地将粘在黄精上的液体都舔干净了。

    只是小小的一滴,就将沙凌带入美妙的境界,不用说一整口子,刹那间,一股清凉干净的气息从口腔直传入五脏六肺,上延至脑部,下展至四肢百骸。

    沙凌仿若飘在云端,整个人轻飘飘的,周身的每个细胞、每根神经都感觉到极度的愉悦轻松,脑海中一片空白,早已想不起身在何处。

    不知过了多久,他隐隐约约心念一动,似乎想做什么,但又完全提不起精神。只是这心念一动,长久以来习以为常的修练功法自然而来地运转起来,本能地随着沙凌的一呼一吸,进入沙凌体内正在四逸的灵气向他的丹田部位集中。

    沙凌所料不错,他偶得的确实是件天材地宝。

    在这段黄精初生成时,曾有一道地底灵泉擦身而过,灵泉内滚动着稍许细若泡沫的小水珠,这些水珠似液似固,是地之灵气的凝结。

    这种灵泉因地气变化偶尔从地底深处逸出,极之难得,而且就算有人能看到也无法收取,若用玉石收取,灵泉在触到玉石时便会溶入进去,玉石得灵泉滋养,继而进化成上好的美玉,得到的不是灵泉而是一块美玉,若用其他材质收取,则直接挥,唯有用灵木才能够将其收取下来,而千年黄精就是灵木的一种。

    那时这株黄精已有百年,虽还不是灵木,毕竟材质放在那里,碰巧有一滴灵泉水珠溅在它身上,被它纳入体内,有了这滴灵泉,这截黄精百年缩回一个节,长了五六百年,竟然缩到五个节了,这才被山民当普通黄精拿了来卖。

    而在这五六百年内,那滴灵泉水珠在黄精体内,继续吸纳吞吐天地灵气,结合木之精气,成长至一口的体积。

    灵泉被沙凌喝下去,灵气四逸,所过之处,经脉骨骼都生了异变,这还只是无意识的过程,若是碰到真正的修道之人,用功法吸收,脱胎换骨不说,还至少增加百年功力,只可惜被沙凌这个不懂修真之人糟踏了。

    好在灵气逸去一半后,沙凌心中一动,气聚丹田,虽然法门很差,至少也收敛了小部份灵气,没有全部浪费。

    这也是沙凌的福泽,如果是普通人吃了下去,那股清灵之气在带给人**感觉之余,还会冲散意志不坚定者的魂魄,沙凌借着气聚丹田,不仅化灵气为已用,且躲过了失魂落魄的悲惨结局。

    这些灵气一部分进入丹田,凝成一小团,一部分进入沙凌的脑部后停留下来。

    其余的,在沙凌无意识地气聚丹田时,停止向体外散,而是丝丝缕缕地停留在他的肌肉血脉中。

    可以说,这口灵泉被沙凌浪费了十之**,但是那剩下的一二成就给他带来了足够的惊喜。

    另:还是从第一章开始提醒吧,本书是类地球环境,因此请各位不要在时间、环境和地名等之类的上面较真,谢谢......
我意逍遥最新章节http://www.tangzhekan2.com/woyixiaoy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拳镇山河我的妖精娘子丈六金身弑天封神豪门第一婚狂仙蝶莲女神东京道士重生之王者归来最仙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