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躺着看小说网 > 同人网游小说 > 死神逃学日记最新章节

第三百八十三章 教皇与大毛腿

死神逃学日记 | 作者:不可沽名学霸王 | 更新时间:2015-11-30 10:10:35
【 躺着看最新域名 www.tangzhekan2.com 】【 躺着看最新域名 www.tangzhekan2.com 】【 躺着看最新域名 www.tangzhekan2.com 】【 躺着看最新域名 www.tangzhekan2.com 】
推荐阅读:重生之娱乐圈作家末世之黑暗召唤师无限之银眼剑神天才医生极品天骄超级因果抽奖仪网游之霸王传说都市之美女如云花都十二钗都市之最强纨绔
    “老实说……这跟探监似的。∈↗,”

    教皇宫的地下密道中,通向大天使号的门户前,竖立着一道透明的白色光膜,整个大天使号都被这种圣光力场所笼罩,浑然一体,许进不许出。

    但是……可以往里面递东西。

    于是就在这道牢门前,西格玛蹲在地上,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大量的肉食和小吃,一脸微妙地递了过去他的手穿过了这道透明的光膜,没有受到任何阻碍。

    蹲在牢门那边的是一个穿着教皇袍的老头,那顶华丽的三重冠冕早就不知道被扔到了哪里,露出了一头飘逸柔顺的白,西格玛盯着教皇的脑袋看了几眼:“你咋没秃呢?”

    “……圣光擅长调理身躯,强化机能,这是自内而外的掘潜力,要不是我觉得白比较帅,此时的头还是乌黑油亮呢。”教皇抹了抹嘴巴,将吃完了的通心粉盘丢到了一边,拈起了一块泡芙丢在了嘴里,“你啊,别信德鲁伊那一套,什么生剂,什么防脱,什么加了草药成分,那都是骗人的,他们的头看起来很健康,多半是丛林缠绕法术练多了,往自己的秃顶上来了一,唰的一声,就长了出来,多半是一些植物的根须株茎,却骗人说那是头,其实根本就没有头,然后说是草药生剂的作用……”

    西格玛望着他,突然道:“我觉得那个‘唰’那个拟声词换成‘duang’比较好……”

    “duang?”教皇老头咽下了嘴里的泡芙,纳闷道:“谁家长头会出那种声音?”

    死灵法师远目道:“冥界亚龙的爸爸,好像就是这么长头的……”

    “那又是谁……算了算了。”教皇摇了摇头。“你小子满口胡说八道的本事到底是跟谁学的……一下子就被你给带跑了。”

    他又抄起一根大肋排,狠狠地咬了一口。左手拿起了一瓶朗姆酒,咕嘟咕嘟灌了两口。出了一声心满意足的叹息,然后突然有一种泪流满面的冲动:“艹……总觉得以前的我吃的都是猪食,西格玛,明天也记得来给我送饭啊……”

    感慨了一句后,教皇陛下又开始风卷残云起来,瞧他那生撕猛嚼的模样,瞧他那蹲在地上的姿势,果然跟这一身华丽的教皇圣袍有着巨大的不协调感关键是这袍子的下摆实在太长,要是卷起来。露出两条大毛腿,画风就对了。

    西格玛刚产生了这样的念头,教皇就嘀咕了两句:“干……别弄脏袍子。”

    说完就把圣袍的下摆卷了起来,围在了腰间,又觉得不太舒服,就把裤管也撸了起来,露出了两条飘逸的大毛腿,咂了砸嘴,心满意足地点头道:“这样就舒服多了……”

    西格玛的眼角抽搐了一下:“……你干脆直接把袍子脱了吧。”

    圣座闻言。倒抽了一口凉气,双手抱胸,向后仰去,眼神中露出了无限惊恐。就像是被袭胸的小姑娘一样,震惊道:“你……你想干什么?”

    死灵法师面无表情地站起,转身:“我走了。”

    “……我错了!西格玛殿下!留步。留步啊!”教皇拍击着眼前的光膜,西格玛的手能够随意穿过这道力场。但对于教皇而言,这薄薄的光膜却宛如天堑。

    西格玛摇了摇头。重新蹲了回去,看着继续大吃大喝的教皇。

    两人就这样蹲在门里和门外,中间隔着一层圣光力场,里面是大天使号的舱门,外面是教皇宫底下的暗道……无论是什么样的动机,无论有什么样的苦衷和理由,圣座毕竟被他最好的朋友和最忠诚的属下们困在这里,当日在这里的克雷芒和大红衣们,有人是实施者,有人是屈从者,有人是旁观人他们也许会因为自己的选择和决定而备受内心谴责,但受伤最严重的,应该是眼前这吃喝正欢的圣座吧。

    最令他伤心的不是好友的行为,不是大红衣们的妥协,应该是他自己……他没有当好这个教皇,以至于令教廷受到圣殿的威胁而毫无办法,以至于令好友不惜进行政变来保护他,以至于在圣职者们为了守护教廷而奋战之时,他却只能在大天使号上,做一个囚徒……

    最伤心、最焦急、最痛苦的人,应该是教皇老头吧……

    死灵法师思绪翻飞之际,圣座似有所觉,嘴边的一块生菜以很快地度被嚼进了嘴巴里,他含糊不清地问道:“你在想什么?”

    西格玛望着吃得正欢的教皇陛下,淡然道:“我只是想,我们俩这蹲在地上,互相瞪视的模样,真像是在那种公共大厕所中分别蹲在两边厕位上大号的两个人,你别说,还真像唯一有点违和的地方就是圣座你的嘴巴嚼得好欢,不知道在吃什么……”

    教皇陛下的老脸以肉眼可见的度变得像生菜一样绿了,口中的食物嚼也不是,吐也不是……他的眼神变得异常悲愤起来,望着西格玛,充满了谴责和控诉。

    圣座看起来下了很大的决心,动用了很大的毅力,将口中的食物强行咽了下去,在西格玛即将开口的一刹那以突破天际的嗓音喊道:“求你别说了!别说了!稍微尊重一点……不,稍微可怜可怜我吧!我被关在这里,好生寂寞伤心,唯一的乐趣就是吃一些你带来的美食,不要连这唯一的乐趣都剥夺了啊!”

    西格玛很纯良地笑了起来,这笑容让教皇微微打了个冷战。

    “我……我们还是谈正事吧!谈正事!”圣座大声道,“我是教皇耶!圣职者们的领袖,这片土地的精神父亲!就算是如今有了些小误会,以至于被关在这里。但我现在还是教皇,所以有权利和义务了解所生的情况!所以说。今天生在宗教裁判所里的事情我很关注,西格玛你能不能再详细跟我谈谈细节?”

    “哦?”西格玛冷笑道。“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在二十分钟前我刚刚来的时候,就向陛下您说了这事了,结果只是粗略地讲述了一番,您就坐在地上像个小屁孩一样蹬着腿,着脾气说‘反正现在代理教皇职权的是克雷芒那混蛋,他既然敢做这事就自己处理着烂摊子吧,我不管我已经被架空了我是政治斗争的失败者,快给我好吃的东西’这种话吧……”

    “这绝对是你的幻听。西格玛!”圣座腆着老脸道,“我怎么会这么不负责任呢!”

    死灵法师嗤笑道:“那圣座你有什么看法?”

    “其实……克雷芒做得很好。”教皇轻轻叹了口气,“在爆炸案生之初,云中城新一轮流言兴起之际,他没有一味地隐瞒消息,也没有一味地镇压封锁,而是选择堂堂正正的应战,以圣殿的舆论战手法来回击他们……很果决啊,就像是刚刚现了棘手的难题。就立刻给出了完美的答案,我也不知道易地而处,在这种危机的时刻,能不能在短时间内做出这种精彩而毫无破绽的决断……”

    教皇似乎只是单纯的感叹。但西格玛听到之后,沉思之色在脸上一闪而逝。

    “不过应该提醒克雷芒注意一点……”死灵法师只思索了数秒钟,教皇就话锋一转。声音中透着凝重,“这次荆棘铁狱的事件。显然是有内鬼居中策应。据你所说,在逮捕了那个爆炸案凶手之后。圣殿似乎就开启了下一步的计划,隐藏在荆棘铁狱中的圣殿奸细偷偷地开始布置爆炸物品,凶手被押进荆棘铁狱接受一段时间的刑讯之后,假装熬不过酷刑,口头有些松动,正巧那时已经等得不耐烦的克雷芒准备亲自去审问,正好收到了对方准备吐露实情的讯息,这样的话,心中激动和松懈的克雷芒就会匆匆进入荆棘铁狱,正好落入圣殿的下怀荆棘铁狱关闭,凶手自爆而死,死前引了所有被奸细布置好的特殊爆炸物,轰开一些低级黑暗生物的牢笼,制造混乱,再由一名圣殿奸细携带着大量魔力物品前往核心区,引诱那些最强大的黑暗生物恢复实力、破笼而出,然后拼死围杀克雷芒……”

    说到这里,圣座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惧和庆幸,望着西格玛,缓缓道:“多亏有你在,否则还真没人能压住那些老怪物……”

    西格玛的笑容非常天真无邪。

    但教皇只是匆匆提了几句,他关注的重点不在这里,所以根本没有想到西格玛不仅镇住了那群老怪物,还跟他们绕了很长时间的大圈,然后击碎了这些家伙所有的傲慢和侥幸,最终成功地说服了他们为他服务埋下了一个很妙很妙的暗棋。

    眉头紧锁,圣座的表情变得无比凝重,他沉声道:“这个计划很巧妙,如果不是你这个意外变数在,说不定现在已经成功了赛诺留斯在外,我被困在大天使号中,如果克雷芒出了什么岔子,那教廷的指挥系统会陷入混乱之中,后果不堪设想。在这种情况下无数凶暴的黑暗生物冲出荆棘铁狱大开杀戒,那教廷……”

    他看起来很是后怕,感叹了两句后,就直指核心:“记得我刚刚说什么了吗?这个计划虽然巧妙,但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荆棘铁狱中必然要有圣殿的奸细,而且绝对不止一个,否则根本无法从容地布置好爆炸物,并规划这种计划……”

    说着说着,圣座苦笑起来:“我们早就知道,教廷中潜伏着来自圣殿的奸细,但知道这事儿的仅限于枢机会议的这个小群体,绝大多数圣职者是不知道的。然而今天生的事情,却将这件事情摆在了台面上,摆在了大家的面前。”

    “至少荆棘铁狱里的黑衣修士们……他们不是笨蛋,应该能猜到,圣殿之所以能做出这样的大事,肯定有奸细从中策应,况且你俘虏的那名高阶圣骑士,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了。”教皇长长地叹息道,“然后他们就会意识到,亲密无间的战友和教友中,也许隐藏着不怀好意的叛徒,于是他们不得不开始互相怀疑,猜忌和自危由此而生……”

    “而这消息是包不住的,因为圣殿的阴谋才刚刚开始……整个云中城的圣职者们早晚都会知道,威胁着我们的组织,叫做圣殿,而我们光荣的圣职者队伍中,隐藏着他们的奸细……”圣座望着西格玛,再次苦笑道,“你明白这对于圣职者们而言,意味着什么吗?可以托付生命的袍泽情谊就会变质了,而猜忌的种子一旦被埋下……”

    西格玛也陷入了震惊之中。

    他毕竟不是圣职者,也不是教皇,没有想到这至关重要的一环,他没有想到,克雷芒似乎也没有想到,只有圣座以他数十年的眼光和经验,一眼看出了症结所在。

    死灵法师深吸了口气,平静道:“圣座,您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匆忙之中,哪有什么好的办法?我能想到的办法,只有一种。”教皇的表情变得很奇异,似是不忍,似是挣扎,最终他颓然叹了口气,摆了摆手,“你不必问我,将我指出的问题关键告诉克雷芒就好,我的办法,就是他的办法,你这么一说,他肯定能想到的……”

    “这……”西格玛似有所悟,他望着有些低落的教皇陛下,想要劝些什么,但无从说起,只能轻轻地点了点头,“我会告诉他的……克雷芒在脱困而出、送我离开荆棘铁狱时,他眼中的怒火简直能焚尽整个宗教裁决所,此时一定在不择手段地折磨逼问那个俘虏吧。圣座……我能稍微理解一下你的想法,也许你们俩都有成为教皇的才能和品质,但比起他来,我还是觉得您来做教皇,更加讨人喜欢。”

    他指了指依然蹲在地上的老头。

    身边满地散乱着食物垃圾,左手持酒瓶,右手绰肋排,露着大毛腿,嘴角还有一点肉末的,满嘴油光的教皇冕下。

    总觉得教皇,就应该是这种样子。(未完待续……)
死神逃学日记最新章节http://www.tangzhekan2.com/sishentaoxuerij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武道至尊刀梦魂网游之焚尽八荒混在后宫假太监黑道邪皇沧狼行随身带着星际争霸重生之联盟王者大贤者成长日记黑色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