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躺着看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合体双修最新章节

第3章 仙帝传承,宁凡蜕变!(已修改)

合体双修 | 作者:我是墨水 | 更新时间:2014-12-06 16:20:27
【 躺着看最新域名 www.tangzhekan2.com 】【 躺着看最新域名 www.tangzhekan2.com 】【 躺着看最新域名 www.tangzhekan2.com 】【 躺着看最新域名 www.tangzhekan2.com 】
推荐阅读:修仙狂徒无限修仙死人经神箓天元神诀真灵九变非凡洪荒剑诀符皇飞天
    合欢宗,一百零七名女子,被韩老魔一人屠尽。

    之前死于黑火的,都算是幸运。后来死得那些,皆惨不忍睹。

    韩老魔杀人,仿佛是一种行为艺术。他没有侵犯一个女子,那不是他的风格,而且这些魔女,个个对贞操不看重,侵犯了说不定还让对方快意。

    “对仇人,就要用他最畏惧的方式,杀了他!”

    这是韩老魔给宁凡上得第一课。

    剥皮,腰斩,车裂,凌迟,缢首,烹煮,插针,活埋,鸩毒,棍刑,锯割,断椎,灌铅,刷洗,弹琵琶,抽肠…

    但凡韩老魔能想到的杀人术,皆使了出来。等清晨来临,离梦山上,早成一片狼藉,有碎肉残肢,甚至有屎有尿。

    小纸鹤早在韩老魔杀第一人时,便晕了过去,但宁凡,却咬着牙,硬生生从头看到尾。血腥与恶臭,使宁凡足足吐了三次,终于适应了虐杀场面。

    宁凡不得不看,他不傻,他能猜到,若是他无法忍受这场杀人,若是他如纸鹤一般晕过去,韩老魔,会毫不犹豫杀了他!

    鬼雀宗,韩元极,这是一个真正的魔头。

    “小子,当真不错!老子当年拜师的时候,我师父也是这般,可老子足足吐了六次…”

    韩老魔望着宁凡,眼露精光。

    此子性情坚忍,是个修魔的好苗子。

    韩老魔不知道,宁凡原本是最见不得血的。他不愿看血,却不得不看,否则便死。

    “走,老子带你回鬼雀宗,正式拜入我宗!”

    老魔一手拎着纸鹤,一手提着宁凡,双脚腾空,踏天而去。

    从前到后,宁凡没有和老魔说一句多余的话。如今的他,人为刀俎,只求活命,言多必失。

    老魔飞遁速度极快,一天一夜后,从越国西域,生生飞到越国北域,横跨数千里距离。

    中间数次从正道宗门上空飞过,但凡有人敢拦,老魔都是一鼎震死。

    北域,有一座冰铸的城池,名为七梅城。整座城池,都被一股异样的寒气笼罩,仿佛连魂魄都能冻结。

    七梅城,共数千修士,其中甚至有三名融灵高手。感知到老魔破空的动静,三名高手齐齐踏天登云,一见老魔,均是神情恭敬。

    “参见城主!”

    “免礼,都给老子滚吧!”韩老魔赶走三人,却深深看着宁凡。

    宁凡在戒备七梅城,在戒备三名高手,这很好,进入陌生之地,看到陌生之人,戒备之心是必不可少的。

    “老子是七梅城主,是鬼雀宗的四尊之一,‘韩药尊’!距离鬼雀宗收徒大典,还有半年,老子给你半年时间,给我把修为提升到辟脉第五层,否则,死!”

    老魔望着云海下的七梅城,原本张扬霸道的眼中,却不经意闪过一丝悲哀。这悲哀,出现在他这个杀人魔身上,很怪异。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魔。”宁凡没有打探韩老魔秘密的心思,那是自寻死路。

    …………………………………………………………………………………………………….

    宁凡,十六岁,海宁宁家仆役之后,遭人背叛,卖入魔门,与弟失散,得玉锁,拜魔尊,入七梅城。

    月色中,冰风里,宁凡回忆往事,握着玉锁的手掌,更紧了。他被擒来七梅城,已经三天。

    窗台上,摆放着一卷书,《七梅笔录》,这本书,似乎是七梅城曾经一名女魔所写,并非修炼功法,仅仅是对修真、修魔的介绍。

    当韩老魔将此书交给宁凡的时候,那眼神就好像要吃人一样。

    “老子把这书交到你手上,半年之内,此书有损坏,老子要你偿命!”

    书中,附有开辟经脉之术。修仙,需要摄取天地灵力,而摄取灵力,需要经脉。

    这经脉,不能是凡人的经脉,而需要是仙脉。

    仙脉分阴阳。正道修真,辟的仙脉叫阳脉。邪道修魔,辟的仙脉叫阴脉。

    修真第一境,辟脉期,无须特殊功法,甚至不少凡人,都听说过辟脉法诀。

    但能辟脉成功的,万中无一。但凡成功的,皆是天之宠儿,有望步入仙道!

    宁凡闭上眼,心神沉浸,他感受到体内一股热流,在丹田附近流动,沿着一条奇异路线。那路线,是他体内的阴脉。

    但隐隐的,宁凡却感受到,阴脉之旁,还隐藏着一条虚幻阳脉。只有自己能感受到,旁人根本无法觉察的。

    这种情形,在《七梅笔录》中,被称作,太古魔脉!传言上古之时,有一仙帝,正魔皆修,被漫天仙人尊为,孙帝!无数仙魔,曾拜在孙帝门下,听讲道经!

    太古魔脉的辟脉方法,早已失传。传言许多上古失传的厉害神通,都需要太古魔脉才能施展。

    辟出一条经脉!便是辟脉一层!

    辟出四条经脉,便是辟脉二层。依此类推,韩老魔让他半年达到辟脉五层,便需要辟出二十五条经脉。

    海宁宁家,是一个修真家族,但宁凡从小到大,仅仅仆役身份,根本没有钱财修仙的!更何谈辟出太古魔脉!

    宁凡隐隐明白,自己的太古魔脉,之所以辟出,都是拜玉锁所赐。

    “纸鹤,也不知她如何了…”宁凡握着手中玉锁,感叹。自己侥幸活命,并获得玉锁这神秘宝物,皆是纸鹤赐给自己的。

    她是一个好女孩。

    良久,宁凡收了杂思,望着玉锁,却沉默。他体质柔弱,但性格坚忍,心智更是聪颖,经历一场大难后,城府渐渐深沉。

    他意识到一个问题。这玉锁能助人开辟太古魔脉,若是别人知道他身怀此宝,定会惹来杀身之祸!!

    “我该把这玉锁,藏在哪里…”

    宁凡正沉思,忽而玉锁发出淡淡红光,并从中传出一个娇软的女子声音。

    “醒了,终于醒了…郎君,不必困扰,不如将这玉锁,藏在丹田,如何?”

    这声音悄然逝去,玉锁忽然化作一道红光,射入宁凡丹田。而一瞬间,他只觉下身火热,气如牛喘,一身欲火无法发泄。

    “你是谁,这玉锁,是什么东西!”

    宁凡面色一沉,他能感到,自己丹田之中多了玉锁,却无法取出。而他的身体,随着玉锁进入,越来越火热。

    “咯咯,此锁为阴阳锁,为玄阴界宝。你得到此锁,若能认主,获得传承,莫说半年达到辟脉五层,即便半年突破融灵期,也是小事一桩。区区鬼雀宗,雀神子的下界宗门,伤不得你。”

    “为何我的身体会火热?”

    “为何?姐姐不是说了么,阴阳锁要认主了呢~这阴阳锁是至魔之宝,你收入丹田,便是认主。认主魔宝,修为不够,便会走火入魔。你走的,是淫、魔,只需找个女子交欢,便能摆脱入魔。否则,会死哦~”

    言罢,那神秘女子发出几声欢快的娇笑,旋即再无声息。

    宁凡叫苦不迭,他跌倒在床榻上,欲火难熬。莫说他不愿交合,即便是愿,在七梅城这魔道横行的地方,哪有女子,会与自己同床共枕。

    “玄阴界宝,阴阳锁,天为妻,地为妾,苍生为鼎炉,阴阳大道,合体双修。锁亡天之阴,镇命之阳,夺天之欲,化生道魔。可交欢,不可沉欲,一拜孙帝,长生不死。”

    脑海中,回荡着莫名之声,让宁凡体内更加燥热难耐。

    面色涨红,皮肤滚烫,离死不远

    恍惚间,宁凡只觉自己怀中,窜入一个冰凉娇软的身躯。

    而一身欲念,仿若都找到一个宣泄点。

    一夜,**帐暖。

    清晨,宁凡徐徐睁开双眼,望着身旁的娇躯,面沉如水。

    身旁,纸鹤娇小的身子,满是自己蹂躏的痕迹,锦被上,还有一摊血迹,若雪中七梅。

    她的小脸,犹带泪痕,梨花带雨,楚楚动人。她嘴唇干涩、破裂,胸口小兔,还有青紫血淤。

    下身,更是一片狼藉。

    “宁凡啊宁凡,你都干了什么,她,还是孩子啊…”宁凡苦笑。

    “大哥哥,不要死,纸鹤来救你…”

    呢喃中,纸鹤说着梦话,无意识翻身,牵动了身上伤痕,疼得微微皱眉。

    这场梦,注定不会香甜的。

    宁凡挣扎起身,怜惜地看着纸鹤,带着愧疚,伸出手掌,想要抹去女子泪痕。

    但一霎那,脑海一阵剧痛,让他痛的几乎昏去。

    “为何又会头疼,这次又是走了什么魔!”他心中悲愤,怒问阴阳锁中的神秘女子!

    “郎君,你莫急。阴阳锁已与你认主,不会再走火入魔。这一次头疼,是好事呢…阴阳锁是仙帝之物,其中有仙帝传承,认主便可获得。当年姐姐懵懂无知,想与阴阳锁认主,却因准备不周,为心魔所噬,困在锁中。你却幸运,有姐姐帮助,让你平白获得仙帝记忆…”

    “仙帝记忆!仙帝是什么!”宁凡面色一惊,在他生活的雨界,最高修为也不过碎虚老怪,但即便是这种老怪,也没有谁敢自称仙帝。

    什么样的人,可为仙帝!仙帝的记忆传承,岂不是远超那些碎虚老怪!

    伴随着脑海刺痛,一连串记忆印入宁凡脑海。

    “吾为乱古大帝,拜于孙帝门下听讲,领悟阴阳大道,吾一生无子,化道之际,铸此仙宝,传吾三念,付与后人!孙帝曾言,‘天道第一环之外,术道不可轻传’,故本帝所传念术,俱在第一环中。”

    “吾第一念,记载生平所学,你得之,天道第一环中,如你博学之人,罕有!”

    脑海被记忆之针刺入,痛彻魂灵,即便寻常融灵高手,都未必能忍此痛,但宁凡经历大变,心如魔海,硬是咬牙忍了过去。而所得传承,让他觉得,受到的痛楚,皆不值一提了。

    这些记忆涵盖的内容,让宁凡悚然心惊。

    医卜星相,百家经学,炼丹炼器,诗词歌赋,正魔皆有,包涵的内容,若传出去,雨界将惊天动地!

    不待准备,第二念传承,随之而来。这一次的痛,仿佛是铁刷洗刷脑海,纵是金丹高手,也未必忍得过去。

    宁凡口鼻溢血,这血,激发了他心中狠性。得仙帝传承,便能凌立天地,便能逆天改命,千古一遇的机会,他决不愿错过!

    “痛,又如何!”他大吼一声,硬是忍了过去。

    “吾第二念,记载九境修炼体悟,你得知,修真九境,如鱼得水,再无瓶颈可言!”

    这些记忆,记载的是上古修炼术,与现行的修炼体系迥然不同。上古有修真九境,而现今仅有修真七境。得此传承,宁凡修为不增,但一身感悟,比碎虚老怪更深!修炼到碎虚以前,更没有丝毫瓶颈!

    他抹去口鼻血迹,目露精光,忍受的痛,值,太值了!

    猝不及防一般,第三批记忆,终于来到,宁凡惨呼一声,几乎昏迷过去。

    这一次的记忆传承,犹如千刀万剐,仿佛将他灵魂都绞碎,他面色苍白如纸,性命垂危,但一瞟身旁少女身姿,看到少女脸上痛苦的痕迹,自己的痛苦,似乎微不足道了。

    “肉身再痛,岂能比上心痛!”他回忆其那一夜受到的屈辱,咬牙,不屈。

    待第三念传承完毕,他痛得一根指头都抬不起。

    “吾第三念,名《阴阳变》,此术为合欢秘术,男女双修,提升修为,游龙御凤,易如反掌。”

    这一念之中,包涵的,却是与阴阳锁配套的法术,随之而来的,更有无数床第间的技巧。这在某些正人君子眼中,不值一提,但对宁凡而言,却是提升修为的最快途径。

    三念传承完毕,阴阳锁中的仙帝残念,徐徐消散,仿若根本不存在过。

    宁凡浑身脱力,倒在纸鹤娇躯之上,动弹不得,细细整理着脑海中的仙帝传承

    得此传承,他修为仍是辟脉一层,但一身见识,纵是雨之仙界的碎虚高手,也比不上!

    他的眼神,渐渐平静,获得如此机缘,决不可让他人知道。至少,不能让韩老魔知道,他可不保证,韩老魔知道后,会不会杀了他。

    此刻的宁凡,看待锁中女子,已不再神秘。

    “你是碎虚巅峰的女修?不过你似乎受伤了,若是伤势痊愈,修为应该不止这些。”宁凡淡淡道。

    “你怎么知道!难道,你成功获得仙帝传承了!”锁中女子,传出不可思议的惊呼。

    这一刻,宁凡给她的感觉,再不似一介小辈,反倒似一个活了数百万年的老怪。

    此事,当真古怪。

    仙帝传承,究竟是天道第几环的传承,竟如此神妙?将一个凡人般的存在,眼界提升到碎虚高手的水平?

    难道,是传说中的,天道第三环?

    (求收藏,求推荐。第三章,完全修改了,写作方向变了。还是写轻松点吧...另外,有对“天道第一环”感兴趣的,可以看《重生悟空修妖录》。)

合体双修最新章节http://www.tangzhekan2.com/hetishuangxi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蝶莲女神仙逆丈六金身祖巫霸世风云二师兄我的妖精娘子重生之步步升仙随身仙府封神大天王升邪